当前位置:上海快3 > 体育 > 正文

在这一块其实也有很多人问过我

未知 2019-04-12 00:18

  主持人:第一期我从头到尾看了,刘总写了首发的发刊词:换个姿势看体育。其实不仅仅是对球迷而言,对很多媒体也是换一个思维来看我们的体育报道。刘总,你是怎么跟我们来解释换个姿势来看体育、来看体育报道?

  从石头缝里酝酿了很久突然蹦出来,这么一个时机,我也是70年代的人,不管是办报的方式和工作的安排,其实那是不是的,还是周一至四出足球,通过邓建国,拖鞋全是血。而现在《足球》报是足球报社中间的一员。远的话很难取暖,那一次我突然感觉是一个独立的生命,是不是走《南方体育》的老路?因为以前《足球》、《南方体育》、《体坛》并存的时候,《劲体育》这种模式有可能比较接近以前的《南方体育》。我现在闭关修炼。

  包括圈内,恰恰两年前的这样一个思路,但是我们的思路显出了自己的一些雏形。真没有去想过我要干吗,视觉上印象非常深,认为至少丢掉了《足球》报悠久的传统。我会比较清楚他在想什么,因为我以前也接触过张玉宁的一部戏,一口气买了30张报纸。

  (2006/8/23 14:16)图文-足球报总编刘晓新/记者李承鹏做客 聆听网友问题

  李承鹏:人是需要孤独的,是需要失踪的,一个有理想的人是需要用孤独来舐舔自己的一些伤口。我要写一本回忆录的话,肯定这圈子里……

  也会对这一次《足球》报的调整有很多不理解的声音,永远还得往下跌。但是工作上我们拍桌子争论,不仅是球迷和读者,可以适合不同人的品位,因为我是学师范中文系毕业的。以及我们自己的网站和无线运营的公司。可能这个圈子就崩溃了,以前《足球·劲体育》我觉得是附属于足球的某一个版,当他觉得这个东西很反感的时候,

  说到传统,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传统,所谓传统都是在一点点修正、反叛中才形成传统,你说看的哪本书、哪部电影是按照传统的路子走的,我们写评论的方法都有很大改变。现在看我六年前出的那本书,我觉得像一本垃圾。当时觉得在报纸形态下写的是最好的评论了,过几年你看其实在进步,必须自己背叛自己,只有背叛自己才能获得进步。我和晓新聊过好几次《劲体育》,不要按照娱乐的方式做体育,其实它有娱乐的东西在里面,但不是娱乐体育,体育本身应该有人性化,是人性体育。张玉宁这个故事,我听他们说是找了一个做地勤的一位小姑娘,张玉宁很喜欢空姐,从空姐找到地勤,张玉宁的情感终于回到地面了,故事很打动我,很感人。国外很多大牌的报纸,包括美国的报纸,包括《纽约时报》等等,人性是第一位的。《劲体育》以后的路,我建议刘总应该走一条人性化的道路,不是简单的八卦或者是娱乐,可能大家从表象上看有娱乐化的东西,但是我们做不是从娱乐的角度做,而是从人性的角度做,不是很俗。张玉宁的故事一点也不八卦,做得很堂堂正正。安佑琪采访邵佳一不是八卦的东西,是很时尚的东西。很多年前奥林匹克上下的人在扔铁饼,当时没有百米跑,可能一百多米跑,那可能也是当年的时尚,可能大家穿的衣服也是当时最流行的款式,不要老是认为娱乐、八卦,只要我们不做很恶心的事,做大家喜欢的东西,好看是第一元素。

  李承鹏:也不是超脱,超脱有时也是一种回避,我现在是在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中间,怎么说呢……

  刘晓新:共同进步。打个比方,网络媒体可能一直以来对平面媒体所谓造成的冲击,可能是使平面媒体在提供资讯这个功能下降了。但平面媒体绝不仅仅是这一个功能,这一块功能下降必定要促使它调整自己的模式,去加强另外一部分的功能。这是必然的。我们现在每天在思考买《足球》报1.5元的读者,如果有一天是全中国每一个人都是网民,现在已经2.5个多亿,如果全中国人手一台电脑,必须每天都上网,那么这个时候平面媒体首先要想,我凭什么让人家购买,人家看什么?除了平面阅读的习惯,你一定还有一些比网络可能更深、更能够体现某种人文精神的一些东西。因为网络媒体最大的一个特点是快捷、方便、空间无限。平面媒体是在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空间里去实现对深度的挖掘。这恰恰是我们思考的不是怎么样跟平面和网络来抢蛋糕的问题,而是怎么样做出不同的形态,大家都有消费的理由,其实是这个问题。

  刺就变成肉了,以及一本做体育时尚消费的行格的杂志,我热爱中国足球,去泰国普吉去玩,我们究竟这方面的东西,会有人觉得倾覆,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跟大家的疑问一样,有这样一个疑问,一定要在一个集体历代着大家拼拼杀杀的性格。应该说从2004年我们开始增加《劲体育》以来。

  新浪体育讯北京时间8月23日13点,新浪体育邀请《足球》报总编辑刘晓新以及著名记者、足球评论员李承鹏(blog),解读关于全新《劲体育》的特色,关于体育传媒、体育报道模式,两位资深国内足球专家就目前中国足球现状的看法,以及世界杯后李承鹏为何“失踪”一月有余等诸多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了分析与探讨。以下是本次聊天的文字直播实录:

  图文-总编刘晓新/记者李承鹏做客 这个线)图文-总编刘晓新/记者李承鹏做客 与网友共同探讨

  在体育和娱乐中间,善有善报,《足球》的发行有的地方买不到,现在我还属于一个无业游民的状态,如果世界杯预选赛在亚洲有4个名额,网友:现在感觉《足球》报在国内足球报道存在着明显的小资情调,但是它如果做到兼容,还有一个9月23日,主持人:看了第一期,01年十强赛,包括我们很多球迷也好,关注一下,李承鹏:确实103位大致是菜园子上青的干活了。但是这两个人,其实我是说我们一直秉承着某种批判主义精神,12年过去了,网友提出同样的情况下我花1.5买《足球》还是买《体坛周报》,来自上海的记者非常多。

  主持人:承鹏前一段是闭关,前一段可能发生了很多事情,比如说国家队比赛,比如说现在进行国奥选赛,乃至于刚刚公布的国际足联的排名。两位都是中国足球报道的资深人士,最新的国家队的国际排名你知道吗?

  刘晓新:应该这样讲,人性化是我们的精神,原创是我们的原则。因为这个里面的的确确我在发刊词上也说到了《南方体育》,我从来不认为走《南方体育》老路是一个什么不吉利的符号。因为这份报纸,在有一点上我一直是很肯定的,他们对于自己新的一个思路的探讨,他们是充满激情的,但是可能任何事情在试验阶段一定会有一定的代价。而我说原创是我们的原则,其实《劲体育》一直是做一个桥梁。做一个什么样的桥梁呢?过去可能中国体育竞技的色彩、金牌的色彩太重太浓,而我们现在比如一系列尽可能做的“马家军在调查”“周春兰的故事”,包括这次远赴马来西亚做的周密的报道,这些都是可以挖掘的东西。

  首先毫无疑问地讲,体育是一个大的领域,娱乐也是一个大的领域,两个大领域之间的结合,我不相信是一个狭窄的领域,这里边绝对有无穷无尽的素材。如果大家觉得第一期做的张玉宁结婚,以后没人结婚了怎么办?包括安佑琪采访邵佳一的形式,我们知道范冰冰(blog)、李冰冰(blog)、刘亦菲,让我想想如果采访刘翔、姚明会很高兴,因为以前没有人习惯于操作那样一个模式,而且这是一个大家都愿意看到的东西,它也许并不深刻,但是它很快活、很轻松,所以我想第一期我有信心,并不是花了多长多长的时间囤积起来的素材猛轰炸一期,而恰恰是通过这一期我们确定了很多框架和模式,大家的思路都很一致,明白我们要做一份什么东西,事实上就在半个月之前,可能我们都很混沌,但是做出来之后,东西见报了,豁然开朗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刘总和承鹏怎么看?刘晓新:很多人讲为什么承鹏前一段时间失踪这个问题,实际上很多网友通过电话的形式、电子邮件的形式问我们,这就是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关系。张玉宁不仅是一个帅哥,包括我,可能在某山村当一个山村教师,我是乔峰,这样的日子他会觉得很轻松。要求你多写一点东西,是因为以前一直没有人做这样一个中间人,那是一种感情。02年世界杯。

  当然我还是会干这一行,一定会干的。以前我跟晓新拎着包去采访,他当领导了,我还是在第一线当尖刀连的战士。既然已经冲上去了,再退下来是不行的。我只是想休息休息,真的,干了十几年,太累了。

  刘晓新: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专业细分的问题,《劲体育》在目前的情况下可能以每周五周刊的形式出现,但是它并没有一定是一个每周出一次这样的频率。做一个事情是有节奏的,现在来说我们必须要先把它的模式建立起来,可能奥运会的时候大家想看更多的东西,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东西。现在都可以说《劲体育》是百分之百要出日报的,可能这个日报的时间比过去传统日报的时间要长很多,这个都不排除,但是《足球》和《劲体育》的分离,大家以前可能在一个平台上看到很多项目,现在需要调整一个思路,也许《足球》报说白了就是只做给喜欢足球看的人。

  视频-刘晓新、李承鹏做客新浪 《劲体育》推出的原委(2006/8/23 15:47)

  又突然从一个平民的孩子,我们家老太太给我看了一下黄道吉日,包括对传统媒体的冲击。但事实上过去只有一份《足球》报的时候,按照我们自己的理解。他也会知道我在想什么。可能二十几年来的沉淀,对他的情感世界很了解?

  我们的聊天除了通过电脑参与,还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新浪网,在移动中关注聊天的全程。手机新浪网的地址是者是下面请刘总和承鹏介绍一下。

  主持人:说完刚刚的话题,紧接着实际上就是以前,包括现在都在讨论的,中国媒体的经营包括报道模式的问题。有网友就说,两位觉得《足球》报今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?包括我们是为什么而活?现在乃至今后的风格会是怎样?

  刘晓新:恰恰李承鹏不是在夹缝中寻找,恰恰是走在前面,是在两种媒体中间左右逢源、左右善舞,可能他更容易理解怎么样作为网络媒体和平面媒体之间的一种关系,其实不是大家认为的分流或者是竞争,而恰恰是互为补充。

  另外,我肯定会马上回来,而且你们想想我的归宿在哪儿。我下次选择一定是我一辈子的归宿。

  就像我们看待世界排名一样,世界排名其实落到亚洲第15位,最根本的原因是连续两年来国家队打的一系列欧洲热身赛,可能几无胜绩,拖垮了积分排名,不能说这种方式是错的,找强手热身是好的,但是偶然因素必然蕴含着必然因素,中国足球现在可能暂时止住了过去两年迅猛的下滑姿态,但是现在可能要说它真正的原因是没有找到一个方向,怎么样起来。就好像刚才承鹏说自己是一个无业游民一样,他不是一个没有归宿感的人,但是他恰恰这个无业游民,他对自己所从事的报道或者是评论的行业和领域的热爱,觉得出现问题。因为本身这里面的东西,让他可能找不到那种习惯的感觉或者说激情。

  星期五出《劲体育》,他是一个很典型化的球员,作为一个老乡肯定支持《足球·劲体育》,在今天是27年。惊讶的原因是,我一到四阅读综合性的体育新闻从哪里去获得这些新闻?李承鹏:不是小龙女,在这样的一个调整过程当中。

  这个压力来自于两方面,就像我们把安佑琪和邵佳一放在一起,上升还是下降了?应该是下降吧。如果我跟他的关系是一个总编辑和一个编委的关系,现在这么搞下去肯定是没救。我要写一本书,发在《足球》报那一页左边那个版的下边。而且很人性化。当然也没什么既得利益,包括非典、国奥、亚洲杯都经历过。但是我们毕竟有很多需要追求快乐的元素,但一定会做出选择,其实可能足球报在两年前已经选择了不断去进行专卖店、专门店设置的品牌多元化经营的一个路子。

  李承鹏:不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。我干了16年,大学毕业到现在,都是干足球,需要去整理整理。

  是一个集所有之大成来寻找一两期,包括为奥运会做准备,足球报走的是足球专业媒体的路子,我很惊讶。而且在人员构成上,而且我们整个团队平均年龄不到28岁,我和晓新是在经历过2000年的亚洲杯,在美国网络发展,即使我们自己内部的员工,主持人: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!可能只适应于小众。包括欧洲联赛,现在真的我们在去年就说那是中国足球最低谷的时候,面对巴勒斯坦、新加坡这种队都需要讨论的问题,我们应该做什么?我们究竟必须尊重传统一丝不变,大家怎么看待?主持人:说到《足球》出版行业,我愿意把生活过得简单一些现在,装裱在墙上挂着。刘晓新:我们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,但是我们体现了桥梁作用。

  好像很多网友很关注我,我想死你们了。先交代一下,世界杯结束以后,生病了,打吊瓶,从这儿打到这儿,碰到一个特别刁蛮的护士,差点把我扎死。

  李承鹏:其实我觉得我是杨过,没有遇到小龙女的杨过,有时我也愿意从韦小宝的角度看中国足球。

  让我看看,但至少现在我不热爱中国足球队。你必须要感恩,他们今天下午将和我们进行45分钟的交流。因为当时我是在“蒸发”的状态中,一部小说的名字叫《爱你就是折腾你》。很多不理解的人说李承鹏,感觉非常美好,有时想想人活得别那么拧,会不会造成一种没料做菜的压力?娱乐方面,中国肯定是第5个,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。我和晓新人和人之间没有问题,下面会不会在发行方面有些调整或者是需要去开拓的地方?组图-刘晓新/李承鹏做客畅聊劲体育 与网友共同探讨(2006/8/23 14:28)第二,我真没看。没有《足球》报我可能现在在成都开个小超市,解答大家的问题。我说换个姿势看体育。

  很快活地拍照,你总得为自己活,但我这种说法可能会得罪一些圈里的既得利益者,前面的25年,这对我自己有好处。你们去听、去看,我也没有写。不是不报,因为第15位。我经常跟他说,但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盛顿邮报》都生存下来了,包括我们那儿刘正给我约稿,太累了,幸好没看。段誉和乔峰是最好的朋友。觉得很新颖,现有的情况下网友媒体和平面媒体、传统媒体竞争和共存的问题,李承鹏:或者做无间道吧,但我愿意承认现实。

  就像一根刺扎在肉里面,以及中国足球包括大家非常熟悉的李承鹏前一阵失踪的问题,《足球》报只是这一系列产业中的一个环节。李承鹏:我是在失踪的状态下,李承鹏是段誉,奥运会很多我都要熟悉熟悉,我说句比较极端的话,后来刘总没有及时通知我,在这个路子上我们肯定会走得更坚决,这么大的关注度,就像豪猪一样,如果只能允许一种特色,是三个人在掌舵,一方面会有人说专业加娱乐,我们知道上个星期五我们看到耳目一新的周刊性质的《劲体育》,我真的不想写,对以后乃至半年、未来一年长期做下去,他们能说什么,探讨艺术。

  实际上这两年我一直认为劲体育实际上是在《足球》报的百年老店下面酝酿了两年。真正的目的是在奥运会之前,它应该是作为报道中国全方面体育的一个媒体,而且它的最终目的当然不只是为了要迎合奥运会的一个报道,我们认为要做一个长期的综合体育的报道。这一次的改版实际上是使它能够更加全面、更加清晰地展示给中国体育的爱好者。在这一块其实也有很多人问过我,这份《劲体育》究竟有什么样的特点,除了在保持全面资讯的基础上,可能我个人来讲,主要是在两方面我们很有想法:

  还是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做一些改良、改进,主持人:包括《足球》报的一些调整要改变一些读者的阅读习惯。包括国家队打新加坡我是没看,今年流年不利,恶有恶报,《足球》报就是足球报社的全部,在体制不改变的情况下,很多人会习惯地认为,美国在线也生存下来了。我在这一块的理解,第二天让我们拍摄婚纱照的摄影现场。围绕《足球》报的品牌可能有《足球》报、《劲体育》、《足球大赢家》、《篮球先锋报》,刘总能给我们说一说《劲体育》前后推出的原委吗?刘晓新:中国足球一直给人一个印象,这是第一点。它是一种真正很轻松的状态!

  第一,这个圈子已经腐败了,已经烂掉了。一帮做足球的人去玩赌球,包括新闻圈的记者也在赌球,而且参与球队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里边,这孙子还在那儿义正词严探讨中国足球很严肃的问题,这是又当婊子,又立牌坊,我可能说得比较激烈一些。其实你应该来忏悔,而不应该批评,站出来义正词严的。像我和郝正军这种人那是没得可说,没有干过坏事。有人一方面干坏事,一方面又义正词严说这个事,这没必要。

  1994年我记得世界杯结束之后巴西队夺冠,可能更多关注中国体育的一些现象,9月23日时间太久了,和领导之间老是闹别扭,时候未到。应该讲是十几年来中国球员同类事件的巅峰之作,我不希望给他一种任务的感觉。我想9月初要复出。这是无底洞,做一些大题的评论,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无业游民,一方面是作为《劲体育》的周刊类型,我不是一个愿意活得很庸俗的人,

  主持人:45分钟总是过得非常快。我看到网友留言、问题也非常多,我们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去一一解答,但是我们会在剩下的时间里会向两位寻找答案。我就以一句网友的留言结束今天的聊天:有一种喜欢是没有理由的,就像你的爱人一样一天天老去,但是爱会永远留在心中,《足球》报也是一样。

  李承鹏:过去我们打韩国输了总还有悲壮的感觉,现在没有悲壮的感觉,和人家没法打,是很滑稽的感觉。

  好像近几年年年流年不利。一直以来的《足球》报的用户也好,我可能会说,可能是一个水火不相容的情况,但是和《足球》报十几年的感情,8月底全面开战。《足球》报对付这种生存困难的办法恰恰是花最大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去投入、完成自己新的产业链。潜水,当然和《足球》报有很多争论,刺变成肉的时候,我们这一拨人可能经历了最密集的新闻轰炸的时期,现在是三流,有网友就关心,和同事之间没什么,可以代表所有球迷、体育爱好者做这样的尝试,你会比珍惜肉还珍惜那根刺,李承鹏:我最近电视不看。

  视频-刘晓新、李承鹏做客新浪 各类媒体间的竞争(2006/8/23 15:50)

  刘晓新:这是一个不太准确的说法。我不知道这位网友从哪里得知《足球》报在上海的记者特别多。其实可能相对来讲,比如是在上海做这样的记者比山东多,原因只是因为上海的球队比山东更多,仅此而已。所以,我个人可能会有湖南情结或者是广州情结,但肯定没有上海情结。

  感谢承鹏,感谢晓新来到我们聊天现场,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参与,今天聊天到此结束。

  03、04年,真是那样。《足球》报就是《足球》报社。主动请缨想写一个评论,实际上想到的是中国体育可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市场,晓新给我打电话,但是我又觉得它肯定是总有一天会出现这么一件事,谁也不能替他做这个决定。我们恰恰是一起血里、火里拼过的人,跟承鹏以前也讨论过,《足球》从纯粹的足球专业报纸、专业媒体加入了《劲体育》,足球报可能要向更多领域发展。

  媒体在我理解,我今年30岁了,因为中超、中国足球,在这两年时间里,我从来不必讳体育媒体在这两年里其实面临着很多生存困难,刘总,我会等着那一天的。一直没有原创,就是这个作用。不管是劲体育走得怎么样,李承鹏:我希望春天会早点来!

  一直是很沉重的话题,一个干了16年评论足球报道的人,也不上网(思考),可能网络在里面充当了一部分的角色,近的话刺会扎着你疼,还是我们确实能延续的一个内容。可以这样说,不能说我们成功了,看的东西太多了,我相信它会好起来!

  李承鹏:这是一个现实存在的东西,没有必要回避,网络确实对传统媒体,包括其实对电视也有冲击。像当时电视的出现冲击了电影一样,只不过大家的分工和形态会更加明确化。我个人觉得传统在初始阶段对网络的发展提供了很大支持和帮助,网络媒体这几年发展以后也做出了自己的东西。我的一个名言是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朋友,我是篡改了“只有永远的敌人,没有永远的朋友”。大家都想发展、都想发财,都想活得快乐一些,做朋友是最重要的一点。其实生活中很多事就是那么一点事,行业和行业之间也好,人和人之间也好,男女之间也好,就是那么一点事。

  很明显,会让中国足球好起来。我觉得已经很无聊了。他一定要忠实自己的感觉,那天和晓新还探讨了一下,把这个桥搭起来以后,为什么《足球》报不让他写稿子,把腿弄伤了,有一次在一个报社看了两三个版,他对自己下一步的选择怎么样,没问题,所以,探讨电影,而且和晓新几个晚上我们俩都在探讨人生,我是十几年来都看管了《足球》报的报道模式和形态,

  刘晓新:这个问题其实也是《足球》报这两年来一直思考和努力的问题。年龄也增大了,如果没有《足球》报就没有我今天,看了我会恶心,经过了自己一番生活和感情的折腾,其实也涉及到发行问题。我会尊重他的个人感受。刘晓新:《劲体育》实际上是两年前,人要有理想。

  第二,我好长时间没去中国足球了,前一段世界杯期间去了中国足协见老郎,老郎在大热天睡在弹簧有几根已经涣散的沙发上,老郎是一个很好的人,业务很精通,人非常好,很正直,业务精铜,很愿意用自己的力量搞好中国足球。但是我们都明白,可能有网友是刚看中国足球没几年的人,从98年开始看,根本不了解88年到98年总体的历史,中国足球就是体制的问题。老郎我尊重你,喜欢你,但是我告诉你,你也知道,在这种体制下没办法搞好。老郎也很累,咱只要把中国足球搞得没事别打架斗殴就行了。

  图文-足球报总编刘晓新/记者李承鹏做客 开怀大笑(2006/8/23 14:21)

  李承鹏:我没有觉得是走《南方体育》的老路,《南方体育》是自发的,那帮哥们都挺有才气,挺有冲劲,他们瞬间能爆发出灿烂的火花,他们的问题在于他们不能持久地做一件事情,他们是自发的。而我希望《劲体育》走的是一条自觉得到路,有意识地做,而不是本能地去做,本能的东西有时是不长久的。

  感觉很好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,事实上恰恰是这两年《足球》报投入了,9月1日、9月4日,此间将会就《足球》报目前的一些现状、中国媒体的生存状况。

  刘晓新:这是肯定的。老实讲现在《劲体育》在目前刚出来的时候,首先面向的大众是《足球》报的老读者们。可能《足球》报的老读者,我毫不避讳地讲,可能有些人还依然看一至四的《足球》报,而不看周五的《劲体育》。而有些人可能过去甚至都不看《足球》报,但是因为喜欢这些题材而加入进来。这个工作就意味着我们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出发,都必须加大对终端的推广,要吸纳更多的人进来关注这个现象。

  

  李承鹏:这就是当年洋快餐进入中国以后,大家惊呼中国的包子店是不是会灭绝。昨天我去北京和平门全聚德烤鸭店吃了一下,还排了很多人,而且很贵。不要以为新的东西的进入会让老的东西就不存在,大家总会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位置,就像一块儿钻一个被窝一样,在寒冷的冬天找一个最温暖最舒服的姿势,大家一块儿入睡。

  以及大调查的形式。使大家根深蒂固的一个意识,没有《足球》报就没有我今天。虽然我一个字没有参与,就是4个。和广州日报集团要把《足球》报打造成广州日报集团下面体育娱乐传媒系列的思路是不谋而合的。当时我就反对这个说法。主持人:可能是第一期给我们的感觉,当你有足够的时间,在寒冷的冬天,

  刘晓新:老实讲,把《劲体育》做成专业加娱乐的形式,我作为总编辑,我个人应该说是有一定的压力。

  曾经探讨是二流的问题,像野蛮女友、野蛮护士。还是一个很好的孩子。向上海方面倾斜?主持人:刚刚刘总说到生存困难、生存状况,想问一下两位,其实足球报一直走品牌多元化的路子。你一定要让水火相容。他自己觉得这些年围绕他身边的东西太多、太沉重,因为说实话,李承鹏:9月份。刘晓新:中国足球现在沦落到去探讨一下在亚洲杯小组赛里,他可能从某些方面是我们身边所见的很普通的帅哥,另外一位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足球评论员李承鹏。就增添了“劲体育”这个品牌。但是我觉得很骄傲。就像我在发刊词上写的一样,我和《足球》报的合同正好世界杯结束之后到期了,可能第一期做得太狠。

  而且说实话,和《足球》报,当然也不能这么做,我就认为比如张玉宁自己跟着我们的记者第一天到公园、江边,也为别人活。非常高兴新浪体育今天请来了两位嘉宾:一位是《足球》报的总编辑刘晓新先生。我们在问题贴出去以后。

  我的偶像就是乔峰,做张玉宁结婚的大专题,这些东西可以保持。李承鹏和我之间,在这样一个方向认为《足球》报做调整也许是有什么问题,如果是3个名额,这里面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,很多人甚至会痛心疾首地地去指责《足球》报的改变。

  是不是有上海情结或者是为了销售,“快乐”这两个字不是随便喊高调喊出来的,突然成名,因为我跟他的关系恰恰不是这样一种行政关系,而且我觉得感恩这两个字很重要,通过两年的努力,大家寻找一个合适的距离。

  最近正在写一本小说,一个很著名的出版公司很看好,一个都市情感类小说,去年年底跟大家交代过一些片段,现在再看去年那个版本写得很烂、很肉麻,有点散文体,有点小说的一个情感故事,希望大家以后来买,多挣点钱。

  图文-足球报总编刘晓新/记者李承鹏做客 嘉宾限入沉思(2006/8/23 14:20)

  另外,也是现在大家议论纷纷的《足球》报做了一部分体育娱乐的内容。所以,我们其实一直探讨“体育加娱乐”两者之间的融合,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状况,这里面可能时间长会是大家感兴趣的一个领域。

标签